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理论的重大创新

发布时间:2022-06-23 09:37:54  |  来源:学习时报  |  作者:徐立京  |  责任编辑:申罡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就依法规范和引导我国资本健康发展所发表的重要讲话,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关于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的重要讲话,明确回答了新时代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对待资本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理论的重大创新和发展,既开辟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认知与实践的新境界,也开辟了人类社会关于资本理论认知与实践的新境界。
  (一)
  资本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是马克思、恩格斯用来考察与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资本主义社会的一把钥匙。《资本论》以唯物史观为基本思想方法,以剩余价值为中心,通过研究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分配过程,对资本主义进行了彻底的批判,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规律。正是因为对于资本特性以及资本主义社会发展规律的深刻揭示,使得《资本论》跨越了经济、政治、哲学等多个领域,成为全世界风起云涌的无产阶级运动的思想指导。当然,由于所处时代的历史条件限制,马克思、恩格斯没有设想社会主义条件下可以搞市场经济,也就无法预见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对待资本。
  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伟大创造。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行的是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基本上没有遇到大规模资本问题。而我们党实行改革开放历史性决策,以惊人的历史智慧和勇气,将资本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纳入制度设计,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引入和产生多种形态的资本,成功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开创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条指引中国发展繁荣的正确道路。对资本功能的发挥与驾驭,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所取得的一系列重大成就之一。但是,在新的时代条件下,随着新技术、新经济形态的勃发,资本裹挟技术、数据、平台、市场等力量任性而为、赢家通吃、碾压弱者等现象日趋明显。进一步深刻认识资本、规范资本、引导资本,成为新征程上共产党人必须回答的历史命题。资本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既是一个重大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政治问题,既是一个重大实践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理论问题,关系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关系改革开放基本国策,关系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关系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依法规范和引导我国资本健康发展的重要讲话,提出一系列原创性的新理念新论断,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理论的新发展新突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资本论,深刻回答了社会主义社会要发展什么样的资本、怎样来发展资本,怎样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重大时代课题。
  (二)
  关于资本同时具有积极与消极双重作用,习近平总书记的阐述既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立场、观点、方法,又体现了与时俱进的创新性、时代性。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同时他们又深入分析了资本在一定条件下的革命性与先进性,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按照马克思的历史观与资本观,资本的最大的历史作用或其最后的历史任务,就是为人类社会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创造出巨大的社会生产力和充分涌流的物质财富。习近平总书记一针见血地指出,“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和社会主义社会的资本固然有很多不同,但资本都是要追逐利润的。”“我们要探索如何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资本的消极作用。近年来,由于认识不足、监管缺位,我国一些领域出现资本无序扩张,肆意操纵,牟取暴利。这就要求规范资本行为,趋利避害,既不让‘资本大鳄’恣意妄为,又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功能。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重大政治和经济问题。”
  将对资本的引导与规范上升到重大政治和经济问题的高度,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资本属性、市场经济特性以及社会主义性质的深邃思考,饱含辩证思维与历史视野。总结人类社会发展的演变规律、我们党百年奋斗的历史成就以及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对待和处理资本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对资本作为带动各类生产要素集聚配置重要纽带、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重要力量的积极作用予以充分肯定,对资本失去规范和约束就将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这一规律予以有力揭示。警醒我们、告诫我们,对于资本的功用,既要历史地看待,也要辩证地把握,不能因其天然具有的逐利与贪婪就将其视为洪水猛兽、避之不及,更不能因其极大地促进生产力就对其听之任之、任其野蛮生长。我们党带领人民所进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壮丽事业,要求我们必须历史地、发展地、辩证地认识和把握我国社会存在的各类资本及其作用,进一步提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治理能力与水平,练就引导和规范资本有序发展、健康发展的真本事、硬功夫。
  (三)
  关于社会主义社会要发展什么样的资本、怎样来发展资本,怎样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了系统性的深刻论断。
  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牢牢把握正确政治方向。对资本作用的发挥,对资本活力的激发,首先有一个发展方向的问题。要引导包括非公有资本在内的各类资本发挥促进科技进步、繁荣市场经济、便利人民生活、参与国际竞争的积极作用,使之始终服从和服务于人民和国家利益,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要正确处理资本和利益分配问题。我国社会主义的国家性质决定了我们必须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在社会分配中体现人民至上。要注重经济发展的普惠性和初次分配的公平性,既注重保障资本参与社会分配获得增殖和发展,更注重维护按劳分配的主体地位,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坚定不移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道路。
  促进各类资本良性发展、共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对资本的形态和发展的生态作了明确界定。现阶段,我国存在国有资本、集体资本、民营资本、外国资本、混合资本等各种形态资本,并呈现出规模显著增加、主体更加多元、运行速度加快、国际资本大量进入等明显特征。我们要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正确处理不同形态资本之间的关系,在性质上要区分,在定位上要明确,规范和引导各类资本健康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充分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把“两个毫不动摇”作为党和国家一项大政方针进一步确定下来。强调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为各类资本发展营造更加有利的市场环境和法治环境。强化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有效防范风险,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着力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克服经济脱实向虚的倾向,重点解决不良资产风险、泡沫风险等。持续扩大对外开放,着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些顶层设计和整体谋划,极大调动了亿万人民的积极性,极大促进了生产力发展,极大增强了党和国家的生机活力,创造了世所罕见的经济快速发展奇迹。
  (四)
  新时代以来的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充分表明,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我们党对资本性质的理解逐步深化,对资本作用的认识更趋全面,对资本规律的把握更加深入,对资本运行的治理能力不断提高。而面对构建更加系统完备、更加成熟定型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时代需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一系列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的战略思想与方法论。包括:要坚持疏堵结合、分类施策,统筹发展和安全、效率和公平、活力和秩序、国内和国际;要深化资本市场改革,更好发挥资本市场功能,为各类资本发展释放出更大空间;要健全产权保护制度,消除各种市场壁垒,使各类资本机会平等、公平进入、有序竞争;要完善开放型经济体制,不断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促进投资便利化,以优质市场环境吸引更多国际资本在我国投资兴业;要支持和鼓励我国资本和企业走向世界;等等。
  其中,一个重要的思想就是要为资本设立“红绿灯”。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红绿灯’适用于道路上行驶的所有交通工具,对待资本也一样,各类资本都不能横冲直撞。要防止有些资本野蛮生长。要反垄断、反暴利、反天价、反恶意炒作、反不正当竞争。要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资本活动要依法进行。遏制资本无序扩张,不是不要资本,而是要资本有序发展。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的要抓紧完善,已有法律法规的要严格执法监管。”形象生动的“‘红绿灯’论”,为如何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提供了明确的原则、具体的要求和强大的方法论。
  同时,习近平总书记还创新性地提出和丰富了资本行为、资本主体、资本治理的概念与内涵。他指出,要完善资本行为制度规则;要教育引导资本主体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信用信义、重社会责任,走人间正道;要全面提升资本治理效能;等等。一系列系统性原创性的新概念新理念新思想新谋划,构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本理论的基石,为我们深化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本治理的认识与实践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也为世界范围内研究人类历史进程中资本理论发展演进与实践打开了新维度新视野。
  (作者系经济日报副总编辑)

分享到:

网站无障碍